飞扬围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89|回复: 6

转载:令人怀念的名棋士专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4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何礼士 于 2020-3-24 09:37 编辑

心地善良而行径直率 - 藤泽朋斋九段
原作:秋山贤司 译自碁世界2011年5月号:令人怀念的名棋士专栏
(转载自台湾棋友 Tony BC Huang 的博客)

我认为老师是非常心地善良的人。当四十五年前我还是关东学生围棋联盟的干事时,藤泽朋斋九段说:「学生们没有钱,很难拿到段位证书」,所以他替大家鼓吹出了学生证书而可以低价获得段位的制度。而且他为大家做的还不只如此,他还特别把各大学围棋社主副将级集合起来,下了两次一对十的指导棋。局差不是授先或是二子。不过,我记得结果是学生们一胜十九败。

经过了若干年后,我开始了以围棋报导维生的工作,并担任了日本棋院选手权赛(天元战)的观战记者。当时我有两个强烈的回忆。其一是昭和四十九年(1974年)初的日本棋院选手权挑战赛(坂田荣男选手权对加藤正夫八段)中举行的庆功宴。当时大致喝了一点酒之后,藤泽朋斋九段和梶原武雄九段就开始为了棋盘上之事争吵起来。就像是以下这样的对话…。

「梶原你很吵耶,你这家伙的棋力至少差我二子!」

「太棒了,库之助(朋斋先生的本名)。这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以后你和我下棋时,都给我先摆两颗子出来。」

还是菜鸟记者的我,恐怕到现在都会担心这是不是马上就要开始干架了。不过,坂田先生或加藤先生却是若无其事地在旁静静地看着。这时我才觉得,原来这种光景对棋士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让我受到了不小的文化冲击呢。

另外一件事也是同年的日本棋院选手权战,本战的第一轮中,藤泽朋斋九段对赵治勋六段之局鏖战到深夜才结束,然后局后检讨又持续到了凌晨三点左右。再之后我回到了当时在日本棋院中的旅馆房间准备要睡觉,却听到隔壁房间传来棋石之响与仿佛泣泪之声。后来,我确认隔壁就是藤泽九段。应该是他一面悔恨一面在打谱的声音吧。让我感受到他对一局棋的执念。

我和藤泽九段之间也曾闹出过事来。差不多就在上述事件的一年后,我在日本棋院的编辑室被叫住:「K君,我有些话想跟你谈谈…」。因为他叫错名字(译注:秋山的日语发音是A开头),所以我回他说「我是A啦」,但却被藤泽九段误以为我在耍他,于是就点燃了藤泽先生的熊熊怒火。我虽没被打到,但为他那毫无所惧的气势,吓得我落荒而逃。

后来此一事件是在当时的「围棋俱乐部」杂志的编辑长仲裁下,以双方把酒言欢落幕。但在干杯喝酒后,藤泽老师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还是:「K君,真是对不住啊」。

之后,藤泽老师就和我相处得非常好,接受了我许许多多的采访。在这些采访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句话:「我是个大输家,所以没有说三道四的资格」以及「即使是千万年都算不清的变化,我也想要把它算清楚。也许我是个大傻瓜吧?」。所谓的「输家」,指的是他两度在升降十局赛中败给吴清源九段,一路从半先被打到让先之事吧。但如果大家仔细去看十局赛每一局的内容,可以说都是藤泽老师的好局呢。这里我们就举个例子来看:下谱中,局后认为黑89应该在90位挡住分断才对。结果白96打入以后,看起来白棋是把千万年都算不清的变化算清了。特别是白120更是把所有攻杀都算清楚了的强手,豪爽地把右上角吃掉而决定了胜负。


然而从第五局开始,连续在读秒声中失误而被逆转败,而在第九局被吴先生降成了半先。而后来的第二次十局赛中又被降到屈辱的让先,藤泽先生只好黯然退出了日本棋院。 (他在六年之后才重新回到日本棋院)

他说他是输家也许没错,但必须在这句话前加个补充吧:史上最强的大输家。

晚年的藤泽老师频频苦于病痛,对局的内容有欠精彩。对于算不清的地方也要拼命算清的态度也不见了,反而让人惊讶他都下得非常快。这每每都让人看得非常心痛。我想如果让全盛期的藤泽老师和晚年的藤泽老师对弈的话,恐怕有三子左右的差距吧。

即使如此,他还是一如往常的每天来到日本棋院,替院生的少年少女们好好指导。只是不知这些小朋友们是否知道他们眼前的这位老人就是大手合制度下所产生的第一位九段大棋士呢?

藤泽先生在平成4年(1992年)八月去世,享年73岁。直到最后,他都是心地善良的大好人。




吴‧藤泽升降十局赛第四局 1952年1月31日~2月2日

黑 吴清源九段 白 藤泽朋斋九段

130手以下略,白不计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棋士的安静退场 - 忆高川秀格名誉本因坊
原作:秋山贤司 译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3月号:令人怀念的名棋士专栏
(转载自台湾棋友 Tony BC Huang 的博客)

当我还是菜鸟的时候,每个月都会去高川先生家中采访。同行的还有当时新锐棋士的佐藤昌晴六段(当时)与总编。我们请高川先生与佐藤六段彻底检讨古谱,然后再由我整理之后,发表到「棋道」杂志上。

对于高川先生的检讨,我们真是要低头致敬。几乎都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而这个检讨的成果,每每都反映则杂志页面上。例如像这样的情况:「佐藤老弟,右下攻杀之处,如果尖一手的话会如何?」高川先生指点出来的手段,往往都是对局者没注意到的妙手。

最令人高兴的莫过于采访之后的闲聊了。我们常常会问他本因坊九连霸时代的故事。据他本人说,在九连霸期间,最让他头痛的,就是前夜祭的宴席了。如果照现在大家都是站着吃自助式餐点的话还好,以前是采取在大宴会间中上好一道道料理,大家坐下来一起吃的宴会方式。往往地方上的名士会交替前来高川先生的位子敬酒:「高川老师,喝一杯吧」。其实高川先生是滴酒不沾的,甚至还会尽量避免通过酒店门口哩。但是名士们的敬酒又不便拒绝,所以高川老师就想了一招妙手。他请旅馆的人先帮他准备了一个小盆子,然后敬酒时,表面上做出喝酒的样子,其实却是倒在餐桌底下的这个小盆子里面。

其实他在棋盘上偶尔也会有糊涂的时候。九连霸之中有一局对手的棋已经无法做活,只要他再下一着就可以吃掉结束比赛。于是就有人问:「请问那是在催促对手投子吗?」高川先生却回答「我做人还没恶劣到会催促对手投降,只是单纯的没算出死活而已」。

我去高川先生家中采访持续了整整一年,其中有一次他跟我说:「我被推举为住民运动的领袖了」。原来是附近要盖起高楼式公寓,会影响到附近住家的日照权,于是当地住民与建商对立起来。而身为名士的高川先生就被推为反对同盟的会长。然而数个月后,高川先生却是一副愤恨不平的样子。结果是:「反对同盟的全体成员都被建商用钱收买,而被对方操纵了。只有我一人不知情。我从来没被人这样耍过,所以我就不干了」。
我实际看过高川先生对局的,只有日本棋院选手权与天元战的两次比赛。当时虽然已经过了高川先生的全盛时期,但那种悠扬不迫的对局神情却还是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尤其他在点目时,右脚趾还会顺势一起动着,特别让我印象深刻。

然而,先生终于因为前列腺的问题,身体变得越来越差。那时我真是希望这是骗人的,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想要请教他,但却是事实。昭和59年(1984年)春天天元战本战,他接受继续和宫本义久九段对弈一局,不论胜败都会确定就此退休。这算是给棋迷或我们记者的热情大招待吧。

这一局的观战记者并不是由我负责,但我还是同时赶到现场,因为怎么可以错过代表昭和时代的大棋士之最后一局呢?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伙伴还有好几人也一起来了。我们就在对局室与记者室之间来来往往,不知如何是好的看着盘上进展。记者本应该保持绝对中立,但今天不管是谁都希望高川先生获胜。我想感受到这种气氛的宫本九段应该会觉得很难下吧?

请大家观赏一下黑65断的超强气魄。不过接下来三子却被白70吃掉。这在记者室中引起了大骚动,因为大家都在猜,这是高川先生看错棋,还是故意让白吃掉留有味道的预订行动。后来结束后问他,他说是单纯的看错。高川先生笑道:「连初学者都不会下出这种笨着」。但即使看错棋,高川先生在后半盘全力以赴,结果轻松获胜。左下黑141到145的下法,就是漂亮的结束。

在宫下九段离开后,我们纷纷挤进只剩高川先生一人的对局室。不知是谁问起:「退休后会不会觉得很寂寞?」

「不会,这样也很轻松喔。」高川先生如是说。

然后,像这样的闲聊大约持续了十分钟后,高川先生说了声:「累了,该走了」,就这么站起来。我们提议要拍手欢送他,但却被婉拒;只好深深致上一礼而目送他离去。这就是大棋士安安静静退场的最后一幕。

两年之后的昭和61年(1986年)11月26日,我接到了高川先生的去世通知,享年七十一岁。

第十期天元战本赛 昭和59年3月29日

黑 高川秀格名誉本因坊(贴五目半) 白 宫本义久九段

145手止,黑不计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欠事件的始末 - 梶原武雄九段
原作:秋山贤司
译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11月号:令人怀念的名棋士专栏
(转载自台湾棋友 Tony BC Huang 的博客)

在我菜鸟阶段,虽然不是我负责的棋赛,也常去现场观战。而且我不是坐在记者席,而是在对局者后方安静地观看好几个小时。有时候就会被称赞「你很热心呢」(其实是你很烦吧?),而我也总是回答「因为可以学到功夫」。其实,只不过是单纯喜欢看棋而已。

然而,我却有一局恐怖的观战体验。我忘了那局棋是哪项比赛了,但确定是梶原武雄对大平修三之战。由于我平常和两位老师的交情不错,自然很容易获得观战的机会。我就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默默地坐在梶原先生的后方。

不过长时间的观战并不轻松。脚麻还可以忍耐,但打呵欠或想睡是怎样都挡不住的。终于我在昏昏欲睡中打了一个很大的呵欠。我很慌忙地用手遮住嘴巴,但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一瞬间,梶原先生立刻尖锐地说了一句:

「我的棋是会让人打哈欠的棋吗?」。

这可让我彻底被打败了。就在我陷入慌乱答不出话的状况中,大平先生伸出援手:「这、这当然不是老师的棋会让人打呵欠,是我的棋让人打呵欠啦」。于是梶原先生说:「是喔,是这样吧。哈哈哈」。就这样无事落幕了。不过要是仔细考虑的话,就会觉得有点怪怪的。因为不论是梶原先生的棋或是大平先生的棋,不都是同一局棋吗?而且,还有更奇怪的呢。因为我的呵欠已经好好地吞下肚去了,应该也是听不到声音,我又坐在梶原先生后面,他应该也看不到我的动作才对。为什么他会知道我打呵欠呢?难道梶原先生背后有长眼睛吗?这已经变成我心中永久的谜了。更好玩的是,后来我去跟梶原先生道歉时,他竟然说:「有这回事吗?」

梶原先生是第一期本因坊利仙(关山利一)的徒弟。在昭和十八年(1943年)的第二期本因坊战中,本因坊利仙只下了第一局后就因为生病而弃权输掉。当时,作为老师代理人的梶原五段(当时)希望能和桥本宇太郎七段(当时)对战;如果梶原获胜的话,就让本因坊头衔暂时给主办单位保管,等利仙病愈后,再重新举行本因坊挑战赛。这还真是符合梶原青年二十岁的冲劲呢。当时我就
很想找他确认这件事的真相。结果讲话不喜欢啰嗦的梶原先生只回了一句:「那是年轻气盛的冲动啦」。接下来对于我质疑他如果输掉该怎么办时,他回答我:「那我应该只能切腹了吧」。他真是品格高洁的人呢。

讲到梶原先生,就不能忘记三荣会。所谓的三荣会,就是在四谷三荣町的木谷道场研究会。其实是木谷实老师拜托梶原先生,请他担任道场的导师来帮忙指导学生。而我也曾去三荣会去参观过一次。当时从加藤正夫、石田芳夫、武宫正树到小林光一、赵治勋等木谷一门全员到齐。但我却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就是谁也不敢坐在梶原先生的旁边。关于这点的原因,加藤正夫先生是这么说的:

「因为他会用扇子敲我们的大腿会膝盖。通常会被敲到红肿起来,严重的时候还会出现血痕呢」。

如果只是用扇子敲就算了,他们还常常会被骂:「给我收拾好行李滚回国去」呢。 (译注:木谷道场当然有不少外国学生,不过现在的日本各县在江户时代以前可是被称为「国」的,所以这句话对日本学生一样适用)

不过,木谷道场的新锐就是被他这样锻炼起来的。除了木谷道场以外,他也在京都的龙安寺指导关西棋院的新人,也去菊池康郎先生的绿星学园上过课。甚至可以说就是梶原先生的训练支撑着日本棋界呢。

梶原先生常常会被说成是「钻头」或「局部感觉锐利」,其实我对这样的评论很不满。我以为能像梶原先生那样可以看透全盘的人应该不多才对。这句评论应该要改成「全局感觉锐利」才对。甚至连那伟大的藤泽秀行先生都说过:「像我们这样的棋,一百年之后都不会留下。但梶原先生可不一样。他的棋在百年之后应该会受到更高的评价」。 (译注:这句话好像曾经在那里听过哩…藤泽大师会不会太常用百年造句啦。)

在这里我想请大家来欣赏一下梶原先生的良好全局感觉棋谱。

老实说我虽然记不清楚了,但似乎这一局就是呵欠事件那一局呢。这是梶原先生一口气把左边模样变成实空的会心之谱呢。

晚年的梶原先生还是被逼入了退休之途。他自己说:「因为医生说我一下棋血压就会升高,他可不保证我的性命」,语气中略带寂寥之意。最后他在平成二十一年(2009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去世,享年八十六岁。

第一届名人战最终预赛 1976/2/19

黑 梶原武雄九段 - 白 大平修三九段
黑七目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4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藤泽库之助的心理素质太差了点,吴清源自选百局里称藤泽是好对手,说明他棋一流的,就是心理不过关。藤泽秀行也调侃过自己家族的棋手心理波动比较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礼士 于 2020-3-24 09:53 编辑

看到朋斋和梶原吵架太有趣了。

查了一下,朋斋是1919年生,梶原是1923年,差了4岁。事件发生在1973年,都是50出头的人了。

朋斋是日本棋院院生出身,可以算是秀哉的半个徒弟。梶原师从关山利一,是铃木为次郎的徒孙,比朋斋晚了一到两辈。一个是坊门系,一个是方圆社系,不知那时还有没有门派的分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4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趣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7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继续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飞扬围棋网 ( 苏ICP备11029047号-1 )

GMT+8, 2020-4-8 04:27 , Processed in 0.202832 second(s), 21 queries .

since 2003飞扬围棋论坛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