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扬围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769|回复: 20

伊曼纽尔·拉斯克博士与围棋—— 原作者:(德国)布鲁诺·吕格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1 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多九公 于 2020-7-11 03:33 编辑

说明:
在人生旅途的最后几年里,布鲁诺·吕格尔(Bruno Rüger 18861972)写五篇与围棋相关的回忆文章,于19651972年间发表在不同的杂志上。这篇文章应该是其中的一篇或部分。

吕格尔是欧洲最多产的围棋作家。他的写作风格独特,诙谐而有趣,原创性就不用说了。吕格尔的原文是德文荷兰文译文刊登在1995年的荷兰围棋杂志上,2000年秋,AGA(美国围棋协会)主管会员资格的秘书John Goon看到该文后,找到Barthold Lichtenbelt将荷兰文译文转译为英文John Kessenich校阅了译稿。英译后来曾发表在AGA会刊上。

我于2001夏从John Goon那里讨来英译稿,当时译了一小部分就放下了。2005年重新找出来,但译完后也一直存着。近日再将译文稍作修改,贴出来以饷网上诸君。

多九公
2009年12月30日

这篇文章2009年底时曾陆续贴在“无酒”开办的网站、“天地间”和Tom围棋论坛,三个网站都因各种原因先后关闭了。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有人2011年在新浪博客上转了文章,但把前面的说明给掐掉了。说实话,国内有些人的习惯真是不好。

我的大部份文章得以在网上保存,主要是飞扬的功绩。私人网站生存尤为不易,真应该感谢余军和阿扬两位主人多年来付出的心血。

今天把文章贴到飞扬,又对文字作了一些细微的改动。再附上拉斯克与迪包尔的一局棋(动态棋谱)。

多九公
2020年7月10日

——————

伊曼纽尔·拉斯克博士与围棋—— 原作者:(德国)布鲁诺·吕格尔

在战争时期的1918年,我听说伊曼纽尔·拉斯克博士(Emanuel Lasker,18681941)对围棋兴趣。当时我与格拉兹(Graz)的一位物理学教授普方德勒先生(Leopold Pfaundler,18391920)通信往来,讨论他於1908年出版的一本围棋教材。我还听说他在1909年出版了一份围棋杂志,【注1】 不过,因为缺少订,杂志发行不超过十期就停刊了。普方德勒先生送给我一年的杂志,为了这个邮包,等得我望眼欲穿。事实上,除了围棋教材之外,这是我第一次设法搞到的围棋资料。在杂志的者地址名单上,我看到了伊曼纽尔·拉斯克博士的名字。

两年后,圣诞老人给我送来了一本书:100个奇迹。除了许多精彩内容,书中还有一章是关于国际象棋的。出版者向世界冠军提了若干问题,【注2】   其中有一个是:对人类聪明智慧的极限进行测试国际象棋是否满足所有先决条件者说,是否有可能在未来被其它规则更为精确优美的游戏取代? 拉斯克给了一个令人惊奇的回答:我不认为国际象棋是终极的盘上游戏,举例来说,我本人看好围棋的前景。一结论显示拉斯克已围棋作了深入研究。1920年我重新开办《德文围棋杂志时,拉斯克又成为杂志的订户之一。有时候,真想和这样一位重量级的棋手对弈一番。在德累斯顿(Dresden)我有一个追随者和初学者的小圈子,其中所有的人我都要让上几子。那时,我是德累斯顿国际象棋俱乐部的活跃份子,同时担任那里的秘书。

拉斯克将被邀请来德累斯顿下车轮战,由我负责处理与他联系的往来书信。我闪过一个念头,请特级大师在车轮战之前或之后和我下一盘围棋。可是,得付多少对局费呢?反反复复地思考多次之后,我告诫自己:机不可失,决不可能再有这种机会了。我向他开出20马克的对局费。象这样奢侈地花钱,是我破天荒的第一次。拉斯克没有立即回复。

转眼到了星期天,车轮战就定在下午进行。我不用去布置比赛场地,上午便在家里的地下室忙些不算干净的杂事。当我带着一双脏手,提着一桶煤走上楼梯时,看到一位绅士站在门前,从背影来看,很象是拉斯克。绅士转过身来,正是拉斯克本人。这样的初次见面使我感到有些不自然,而我的妻子更显得尴尬。不是她在陌生男人面前害羞,但正通货膨胀之前艰难时期,平时要准备一顿只有二人享用的美味周日正餐很不容易。如今,午前一小时来了一位不述之客!而且还是位名人!幸运的是,锅中煮的菜燉牛肉肉块还不至于小的不能再分。水自然应有尽有,所以浓汤很容易添加。当然,只能在汤里再些黄油和咸肉,使得汤面上浮有足够的油花。给我们的印象是,这样一顿简单的午餐也让我们的客人享用得津津有味。至于拿来当点心的,那便是一局围棋了。我第一次坐在更强的对手面前,能不激动吗?棋局的进展很快显示出我确实更有一些经验,所以最终是我赢了。大师面含微笑,把20马克推了过来。

在以后的几年里,拉斯克入柏林最强棋手的圈子,从而他的棋力很快变得更强。我每年都在围棋杂志上注明将去何处渡假,有共同想法的棋友们届时就去那里聚。第一次举行这样的围棋大会(Go Congress)是1927年,在伊尔曼瑙(Ilmenau)。参加大会的人数很容易用一只眼睛估算出来,如果以一打为单位来计算,正好是一半。拉斯克也是其中的一员,我们的特级大师只能让他二、三子。【注3】

值得一提的是,一位伊尔曼瑙的居民因我们下棋而差一点丧生。一天晚上,我们在一家酒吧下棋,一直下到深夜,众人仍弈兴未尽。当地一位执勤的便衣警察找上我们的麻烦,他拒绝接受我们预先装备好的贿赂,还把佩刀弄出人的格格声响。最后,我们不得不在法律面前屈服。

包尔先生,我们中间最受欢迎的一位,提议到他下榻的地方去接着下,得到大家的热烈响应。房东太太还没睡。她搬来了必用品,然而奇怪,是一些各式各样的椅子。至于其它的,可以看出她并不乐意招待午夜来客。当包尔先生问:麻烦您给我们煮一壶咖啡好吗?激动地尖叫起来:现在?半夜喝咖啡?她总算没昏过去,但也差不多了。包尔先生说,房东太太惊愕了好几天,并在他离去时明确表示,将永远不在夏天接待下围棋的客人。她严守诺言,还活着。

拉斯克参加了在拉森(Rathen)的围棋大会,【注4】    休息时,他开玩笑地告诉与会的棋友说:你们知道吗?为了和我下一盘围棋,吕格尔先生曾付我20马克?与此同时,拉斯克在德国围棋爱好者中的棋力排名上升了。现在他更为勤奋地研究围棋,还为一本新出版的有关让子棋的围棋书写了一篇精彩的评论。1931年,每个盘上游戏爱好者盼望已久的拉斯克的新作《大众盘上游戏》(Brettspieleder Völker)出版了。在书中,他讨论围棋甚至比国际象棋更为详尽。如果全世界都在等他的书,我比全世界等的更为焦急。我本人已经把一些小册子传单详细的围棋教程糅合在一起了。一盘上游戏王国的大师又是如何完成这一工作呢?

仿佛就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邮递员把书送来时,妻子正好叫道:“你的洗澡水准备好了!我当然想先看书,但妻子要我去洗澡。我该抗命,从而导致一场家庭悲剧呢?还是该服从?

突然,一个不乏出心裁的想法涌现出来。我顺从地去洗澡,但把书藏在浴衣下,我的心在胸膛里激烈的跳动。我以前所未有的飞快速度衣服!不过在澡盆里看书不容易,然不能把新书弄湿了。因此我只能经常把手臂抬高,这然很不舒服。更重要的是不能因浴室里缺乏声响而使妻子生疑。我不时试着用腿弄出哗哗的水声,而且要响的自然!因为结婚二十年来,这是我第一次试图“欺骗”妻子,我确实留了那么几。一切都还顺利。然而,身上只是最低限度地清洁了一点。后来妻子明浴缸里的水从未这般清澈,禁不住摇头。我也表示惊,但省略了解释。

——————
【注1】 即《德文围棋杂志》(Deutsche Go-Zeitung)
【注2】 伊曼纽尔·拉斯克当时是国际象棋世界冠军
【注3】 这里的“特级大师”指的是菲利克斯·迪包尔(Felix Dueball,18801970)
【注4】 发生在1930年夏天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1 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多九公 于 2020-7-11 03:36 编辑

补充说明:

布鲁诺·吕格尔与文章中提到的莱奥波德·普方德勒、伊曼纽尔·拉斯克和菲利克斯·迪包尔都是著名的欧洲围棋先驱。笔者将来会有专文分别较为详细地介绍他们的事迹,这里只是临时做一些补充说明。

普方德勒是奥地利人,他对欧洲围棋的贡献有两个,一是编写了欧洲第一本系统的初级围棋教材,二是创办了西方历史上第一份围棋杂志《德文围棋杂志》。伊曼纽尔·拉斯克与菲利克斯·迪包尔都已在拙作《国际象棋史上的两个著名的拉斯克与围棋》一文中介绍过一些。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约近30年),迪包尔一直是欧洲最强的棋手。当然,“最强棋手”可以从欧洲延伸到整个西方世界。由于欧洲(西方)的围棋历史很短,缺乏足够的围棋资料,更不容易得到东亚围棋名家的直接指点,绝大部分早期的欧洲(西方)爱好者学习围棋的过程如同在黑暗中摸索,棋力提高的速度很慢。

以迪包尔本人为例,他约在1907年左右开始自学围棋。1930年得到大仓喜七郎的资助,到日本棋院学习一年。在日本期间,他曾受八子中盘胜秀哉名人,对濑越宪作七段(当时)受七子(胜负不详,笔者曾在网上贴过一张两人对弈、秀哉和岩佐銈观战的照片,想必大家都见过)。1931年回国时,他得到日本棋院颁发的初段证书。学棋23年才达到初段(且是业余棋力),可见对欧洲(乃至整个西方)的爱好者来说,自学围棋是多么艰难。

伊曼纽尔·拉斯克与布鲁诺·吕格尔的棋力相差不多,与迪包尔的差距要大一些。开始时,拉斯克对迪包尔受二、三子。到1930年迪包尔赴日之前,拉斯克还曾执黑一目战胜他。不过当迪包尔从日本回来后,差距又拉开了。

布鲁诺·吕格尔于1911年通过普方德勒的围棋教材学会了下棋,是上述数人中最迟的。他一直住在离德国围棋中心柏林较远的德累斯顿,缺少与强手较量的机会,使他棋艺长进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附上一幅伊曼纽尔·拉斯克与菲利克斯·迪包尔下棋的照片。1930年3月7日摄于当时菲利克斯·迪包尔的住所。几个月后,迪包尔就去日本学棋了。照片上的对局者左边是拉斯克,右边是迪包尔。中间坐着观战的是科特·罗森瓦尔德博士(Dr. Kurt Rosenwald),背后站立看棋的是菲利克斯·迪包尔的长子弗里兹·迪包尔(Fritz Dueball),未来的欧洲围棋冠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1 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伊曼纽尔·拉斯克菲利克斯·迪包尔的对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1 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菲利克斯·迪包尔与本因坊秀哉有一局受八子棋,黑中盘胜。可在网上看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1 08: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多九公一直以来为棋友们提供如此多有用的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1 11: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拉斯克是用科学的方法研究棋艺的第一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1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多九公一直以来为棋友们提供如此多有用的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1 13: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1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1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伟大的拉斯克竟然是一位围棋爱好者,那个对人类智慧极限是哪一种盘上游戏的判断真是有预见性啊,长见识了!谢谢多九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1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澡盆看书那段太有意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2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多谢多九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2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见识了,多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2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2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飞扬围棋网 ( 苏ICP备11029047号-1 )

GMT+8, 2020-8-7 11:42 , Processed in 0.171005 second(s), 20 queries .

since 2003飞扬围棋论坛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