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飞扬围棋网-->文章故事-->《国弈初刊》

《国弈初刊》--序--[清]鲍鼎


发表人:多九公 发表时间: 1999/04/30

《国弈初刊》--序

诗文之神奇变化,在无字句处。唯弈亦然。徐星友所云:有用之用,

不如无用之用。真悬解也。我朝国工,如周懒予、汪汉年、周东侯

诸人,固已上掩往哲。迨黄龙士一出,其落子布算,如飞仙剑侠,

令人莫测端倪。同时国手,咸为所败。因而群焉忌之,诱以声色,

瞀乱其精神,遂因之致疾而卒。嗣梁、程、施、范四大国工继起,

於弈之远神大意,转换变化之法,可谓推阐无遗。范、梁共十局,

昔吾乡胡敬夫云,施、程亦与观局。日至著至中盘便止,程、梁、

施三人於灯下反复酌拟,计在必胜。及次日接局,往往出於所拟之

外。袁仓山称为棋圣,洵足以当之。施、范少时,在都对垒凡十,----注(1)

施负其七,遂嫉而秘之,戒弗以传。范又无力锓版,故都中十局,

世无传本。其忌而害之也,亦用谋龙士之故智。既乃于当湖设局,

施实冀以报檇李也。而卒之,胜负亦略相当。至程、范毕生,独无----注(2)

对局者。则以兰如昔争天下国手於某藩邸,同时十七人,西屏年最

少;兰如已胜其十六人,末至西屏,凡二日而局未终。通盘筹画,

总输半子。范故贫士,啖以五百金,让此半子。某藩遂定兰如为天

下大国手,一时公卿荐绅,具币争迎,声名籍甚。西屏闻而悔之,

出图报复。程闻其将至也,则去而之他;或值焉,则辞以耄。噫!

弈小道也,其争名之狡谲,乃亦至於此夫!予昔年向汪子君佩、及

朱子久世丈处,假钞诸国工未刻谱一册,眉评皆梁魏今所批。其中

龙士固属卓越一时,即所拟诸局,亦莫不沈几观变,以大神通退藏

於密,允为弈家准的。他如徐星友之和平中正,其诣亦未易几。及

程、梁对局,最为细腻风光,不必标新领异而落落词高,令人有阳

春白雪之叹。蒋、赵虽差亚於程,然在今日已莫之与京矣!久藏行

箧,不敢自秘。因增入旧存十数局,并订其误付梓,以公同好。夫

游拮志浯Γ庋星笊衩黛镀湮抻弥

为用。安见弈中神奇变换之妙,终不许后人之领悟也乎?

光绪十二年岁次丙戌秋七月歙筱舟鲍鼎书

-----------------------------------------------------

原文无标点,但不算难读。在下试着断句,唯手头无象样的辞典,仍有数处

嫌读来不顺。尤其是现代的标点符号难加。若有谬误之处,请看不惯先生、

siming先生等诸位大家斧正。


注(1)袁仓山,即袁枚,曾为范西屏作墓志铭,称“西屏之于弈,可谓圣矣。”

注(2)“檇李”--鲍鼎用了春秋时吴、越相争的一个典故,请诸位自己查一

下辞典(或辞源),即可知究竟何指。

注(3)。蒋指蒋再宾,与程兰如同时人,有与程、施的对局遗谱。赵指赵两峰,

有与梁、程、施的对局遗谱。蒋、赵在邓元[金惠]的《国朝弈家姓名录》中

列为名家。


Copyright 1999版权所有, flygo.net 飞扬围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