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飞扬围棋网-->文章故事-->日本争棋故事
                    从道策到道知

    道悦争棋获胜后,推荐四世本因坊道策于延宝五年就任“名人棋
所”。

    道策生于正保 2年(1645年),原姓山崎氏,石见国人,年方32
岁。

    道策棋艺超群,品质高尚。他出任棋所职位,谁都没有一句怨言。
当时,道悦在向寺院主管提出的推荐书中谈到:“保井算哲(后来的
历史学者涉川春海)、安井知哲、安井春知、井上因硕(道砂、道策
的弟子)、林门入等各派代表,与道策先相先不成胜负,都被让先或
升到二子。”真是无可挑剔。

    道策究竟有多厉害呢?有成绩为证:御城棋16战,十四胜二败。
所胜14局全部执白棋,均以很大的优势击败对手。仅输两盘都是让两
子棋,其中与安井春知输一目的棋被后人称作“道策毕生的杰作”。
由于道策与对手实力相差悬殊,因而未能弈出真正的杰作吧。

    正因为这样,我们怎么也找不到有关道策的争棋记录和轶事趣闻。
当时正处在贞亨至元禄年间天下太平时期,围棋受到社会各阶层人士
的喜爱,棋界迎来了黄金时代。大名们只要听说在自己领地有围棋神
童,就会让他们投师名门,作为借居棋手接受训练。道策膝下汇集了
大批有智的少年,据说弟子有时多达三十几人。

    道策门下知名的高徒有桑原道节、小川道的、佐山策元、星合八
硕和熊谷本硕等人。其中道的被誉为围棋历史上的头号神童,他12岁
就达到惊人的六段高段位,就象现在的小学六年级儿童达到职业六段
一样神奇。

    道的15岁时被道策立为后嗣,这个决定遭到大弟子道节的反对。
虽说是学生,道节仅比道策小一岁,棋艺也经过千锤百炼。他主张道:
“我也是门下一员,继承先生大业成为第五代本因坊是我终生的愿望。
您说道的是继承人,那就让我同他争棋决战,然后再作决定吧!”

    此话很在理,但道策拒绝了。他通过三世井上因硕(道砂)的游
说,让道节转会井上家并答应让其来做井上家的传人,终于确定道的
为本因坊继承人。

    如此这般才立的后嗣,道的却在21岁过早地夭折了。两年后,道
策又立策元为继承人,不料他也于元禄12年24岁时死去。患何疾病不
清楚,大概是少年时代费尽心血地学棋,劳累成疾夺去了他们年青的
生命。八朔和本硕也同样在20岁刚出头就死去了。

    道策这五位得意门生之中,除改门迁到井上家的道节之外,四人
都过早地夭折。上天待他真是太残酷了!

    道策拥有了棋手所能奢望的容誉和财富(有位和他关系亲密的大
名叫作细川,由于愚蠢的言行将遭受严厉处罚,道策四处活动拯救了
他,所用的三千几百两经费也全都替他出了。三千两相当现在一亿日
元以上),但他却偏偏没有运气得到一位称心弟子,眼看只能孤寂地
了此一生了。但是,天公并没有抛弃他。不比神童道的逊色的天才少
年神谷道知敲响了道策的大门。

    道知于元禄 3年(1690年)出生在江户,父亲是一位名叫十郎右
卫门的武士, 9岁时拜道策为师学棋。

    道知的出现让道策多高兴啊!他手把手地悉心指教道知,照现在
的讲法叫单独辅导。伯乐慧眼识英雄,道知进步神速。这对连续痛失
弟子而遭受沉重打击的道策来说,又重新开始了充满意义的生活。可
惜在元禄15年初,道策患了感冒便一病不起,寻遍天下名医病情仍不
见好转,道策自知将不久于人世。

    道知无疑是名人的材料,但天公不肯借点时间给道策去完成塑造
任务。在本因坊家已没有人能够把他培育成材。将道知以及本因坊家
的未来托付给谁好呢?

    仅有一个人--他曾经是自己的弟子,现在是井上家当主道节因
硕。由于他和道的争夺过继承人,道节与道策关系很不愉快。从感情
方面来说,要把弟子拜托与他确实难以开口。

    道策苦恼了,但他终于作出不念私情旧怨的决定。为了道知无量
的前途和名门本因坊家的兴旺,就不该拘泥于过去的恩恩怨怨。

    庭院里的梅花渐渐地开了。道策躺在病榻上,唤进井上道节、四
世安井仙角和三世林门入,同时还有公证人--将棋界的大桥宗桂,
而且数十人弟子也等候在那里,安静得时间都快凝固似的。一代棋圣
将要留下自己的遗嘱。

    道策先转向自己的弟子道:“我的传人定为神谷道知,他现在12
岁。我让他两子。也许会有人不满将年幼的道知立为继承人。但照我
看来,道知足有支撑起本因坊家的卓越才能。”

    道策然后注视着身旁的道节。

    “我想拜托道节先生,在我死后,请你作为导师严厉管教道知。
将来某一天,一定要把他培养成名人棋所。这虽有些专断,希望道节
先生本人决不要自己成为棋所吧。请你明确回答我这个问题。”

    道节没能摇头表示拒绝。

    “我一定铭记在心。”

    据说道策对这个回答还不相信,又让道节写下了誓言。道策手持
着它,脸上终于露出满足的微笑。他在遗嘱的最后部分,添上了准许
道节为八段名人称号。


                    仙角不服 争棋决战

    棋圣道策的遗嘱在自己清廉的一生中留下了瑕疵,遭到后人批评:

    “让道知成为棋所,而不许道节有此愿望。”

    真是独断专行的命令,这对道节太苛求了。

    名人棋所不是道策的私有物,也非本因坊家的财产。理所当然地
应该经过人品和棋艺的较量,优胜者谁都可以担此职位。况且道节已
经八段,是当时头号强者。不准道节成为名人等于说不让其再求上进。
道策对道知的爱使他眉眼晕花。初代本因坊算砂把棋所让给了异派的
中村道硕,而对于自己的后嗣却这样安排:如果真有才能,可让其继
承本因坊家,否则怎么处理都行。两者相比真是相形见绌。同样被尊
为棋圣,算砂不是更伟大吗?

    也有人持有不同看法。

    “道策只是不指望道节成为棋所,并非说不让其做名人。”

    但这并没有说服力,为什么道节不能当棋所呢?

    话有点走题,还是言归于传吧。

    道策于元禄15年 3月26日去世,12岁的道知成为五世本因坊,其
导师道节是位性情倔强的人,但却十分诚实。他遵守遗训,全力以赴
地指导着道知。道节搬居本因坊家,甚至无暇顾及家小。作为先辈棋
手,他从培养优秀人才的事业中领悟到了生活的意义。

    道知果然不负重望。元禄15年,他以四段的身份初次参加御城棋
赛,先相先制中,执黑 7目战胜林门入,翌年与安井仙角的定先制中,
又以 5目优势取胜;接着于宝永元年执白再胜林门入 2目,获得御城
棋赛三连胜。

    在宝永二年的御城棋赛上,道知将再度与仙角交手。仙角当时32
岁,六段。道知四段被授定先。道节考虑到道知的进步显著,大概仙
角已不能再让道知定先,就向仙角提出:“今年御城棋你们对子下吧。”

    仙角当然不会同意,他涨红着脸答道:“别开玩笑!我与道知先
生不是仅下过一盘棋吗?那次如果是先相先倒也有理,如此跳过一级
来下对子棋,我实在难以赞同。”

    仙角是站得住脚的,因为至今还没有越级的先例。道节再三劝说,
最后就连迁出京都隐居的道悦也来游说,仙角还是拒绝不受。

    仙角的顽固态度激怒了道节。道节虽然不是棋所,但无论从年龄、
经历或者棋力来讲,都是棋界代表人物。寺院主管认可他为准棋所,
委任他来行使棋所的一切职权。“仙角这样蛮不讲理,竟然连我的话
都充耳不闻!”

    “那好,给他点颜色看吧。”这样终于导致争棋决战。

    由于道策的名声和功绩,寺院方面对本因坊家抱有好感。道节忠
心遵守师傅遗嘱,尽心尽力地培养道知,受到各方面的好评。

    “请允许道知和仙角争棋决战。”道节提出的申请立即被采纳。
官方批准进行十盘争棋角逐,主管职员还特别关照道节:“你提出的
对子棋方案,鉴于从未有过越级的先例,故没有同意。道知棋艺进步
很快,与棋力不相符合的比赛制度会给他带来不愉快。就把今年御城
棋作为第一局,从道知的先相先开始吧。经常鼓励道知,让他尽量弈
出毫无遗憾的佳作。”

    可怜仙角孤立无援,成了戏剧中的反派角色。


                    仙角惨败

    仙角之所以如此强硬地拒绝,是源于算悦对算知,算知对道悦的
两次争棋结下的恩怨。在安井家看来,本因坊家是把算知从名人棋所
地位硬拖下来的仇敌,算知虽勇猛善战,和算悦打个平手,却输给了
道悦。安井家在争棋较量中还从未战胜过本因坊家。

    “我让他们瞧瞧”,仙角一定有这样的抱负吧。自己正当32岁全
盛时期,15岁的道知作为对手还不够格,但他总还是本因坊家掌门人。
安井家被道策压抑至今,现在正是恢复本派元气扬名棋界的绝好机会。

    唉,仙角错误地判断了局势。争棋结果如下:(加 #者执黑)

    第一局  宝永 2年11月24日        于御城
        #   本因坊道知      1目胜   安井仙角

    第二局  宝永 3年 4月17日        于本多弹正宅
        #   本因坊道知      15目胜  安井仙角

    第三局  宝永 3年 6月 2日        于鸟井伊贺守宅
        本因坊道知          3目胜   # 安井仙角

    仙角当初的十足干劲随着执白连失两城而不知去向,第 3局执黑
又遭败绩,爽快地投降了。

    关键在第 1盘棋。据记载这盘棋在御城对弈,而实际上四天前就
在将棋大桥宗桂家里下完了。这叫“预先操兵”。由于在御城对弈的
时间有限制,事先就要把棋结束,届时只虚复盘摆出来观赏就行了。
当时这种习惯已经流传下来。

    对局这天,道知患了严重痢疾,但比赛的性质不容许延期。“不,
这没什么。”表面上假装精神,捂着肚子紧锁眉梢,连拿棋子的姿势
都显得无力。作为棋所代理人担任裁判的道节,以及观战的同门师兄
友硕、因竹等人心里真不是滋味。道知没有发挥出平日水准,形势不
利。仙角无意之间伸个懒腰,把小道知越发看得渺小了。

    道节在下午三点过离开对局室,他不忍心看着道知输棋。友硕等
人也相继离去,宗桂家里只剩下侍者井知硕和使者。

    “不行....遗憾,回天乏术矣!”大家回到本因坊家,研究了无
数变化,都未摆出道知能赢的局面。

    夜幕降临了,直到子夜时分也没有传来终局的消息。

    “那盘棋道知还在顽强拼搏!边忍受着泻肚,那个孩子一边还在
拼死相争!”

    道节想到这,内心涌起一股暖流。三年多来同起共息,在道节和
道知之间产生了父子般的感情。

    “归根到底还是要输吧”,道节两手交叉放在胸前打起盹来了。
这时有个声音透过窗户传进他耳里,时针正指着六点的位置。

    “比赛刚才结束,道知先生赢了 1目!”道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
朵,忙叫友硕跑去问问清楚,结果确实不假。道知下出了道节等人没
能发现的官子妙手,打了个漂亮翻身仗。

    坚信胜利的仙角,待数完棋方才知道竟输 1目,大吃一惊!据说
他曾接二连三地摆了好几遍。这恐怕是有意夸张道知后半盘顽强奋战
而臆造的吧。也许会重复一遍,但不能想象会摆两三遍。

    安井家掌门人无论如何是不会做那样丢脸的事,这可说是反派角
色要受的苦难吧。
                    道知之后

    在与仙角争棋以后,道知在37岁去世之前到底认真下过几盘棋呢?
遗谱60多局,然而没有几盘是用心弈完的。就连御城棋这样大显身手
的舞台,道知也对胜负漠不关心。

    当时元禄年间天下太平的气氛仍然笼罩着社会,追求富贵和懒惰
之风到处蔓延。棋界也被传染,棋手们堕落了。各家都没落成同行团
伙。大家避免激烈的真正对抗,或赢或输,只要脸面上过得去就行。
看一下这个时期的御城棋,不论谁和谁对局,全部是黑棋取胜。其中
道知执黑就胜 5目棋,执白就输个 2、3 目,连目数都事先拟好了。
道知采用在胜负的目数上做文章的办法解除了不能认真对弈的忧虑。

    宝永 7年(1710年),琉球的一位名叫屋良里之子的棋手来到日
本要求同道知手谈一局,这盘授三子的棋才真正是道知全力以赴的佳
作。他那神技般的招法,可谓“克化下手的典范”。

    归国前夕,屋良请求一张棋力证书。在此之前约三十年,一位名
叫亲云上浜比贺的琉球棋手来到京城接受了道策的指导,并得到了棋
力证书。道策当时是名人棋所,因而简单地开了张证书给他。但是,
自从道策过世后棋所无人任职,没有人具备发放证明书的资格。向异
国人士授予证书是发扬国威,也是棋界的光荣,拒之门外是很可惜的。

    道节通过林门入游说道知:“我不想违背宗师的遗嘱,这你是清
楚的。我想暂时担任棋所,向琉球人授予棋力证书。这件事办完后,
道知呀,就把棋所让给你。”

    道知同意后,道节就任棋所。但证明书早已办完,道节却并无卸
任之意。连道节这样的人都不肯轻易让位,这职务的确让人舒服。

    对自己恩重如山的道节,道知说不出“来吧,该换一下了”的字
眼。直到十年后,道节去世才离开棋所宝座。

    “马上换”是道知与其他三家的约定。结果践约,但出于对道节
的尊敬忍耐一下没什么。如今道节已经过世,其他三家理所当然应立
即推荐道知为棋所。然而,他们却假装不知。道知愤怒了。

    “为什么不按照约定推举自己为名人棋所呢?他们违背约定,我
也有办法对付。今后的御城棋赛一律不给照顾。我要尽力去拼搏,让
他们明白这一点。”

    三家都吓破了胆,道知很快便当上了棋所。从城中得到任命证书,
道知回到家便受到徒弟们的祝福。

    “晚了十年!”道知苦笑着答道。


                    低潮时代

    享保12年(1727年),随着道知的去世,从道策持续下来的黄金
时代宣告结束。然而,道知时代的后半期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兴旺,实
际也许应该称作黑暗年代。棋手们不能全力投入对局比赛,这种不幸
超出了常人的想象。如果可能的话,真想让道知出生在别的时代。

    井上家的六世春硕因硕、安井家的五世春哲仙角以及林家的五世
因长门入等人,各门派的掌门人很少来往,棋界处于低潮时期。

    继道知之后,知伯成为六世本因坊。知伯本姓井口氏,武藏人氏。
据说他是道知的侄儿,但当时的《亲类书》尽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真情不得而知。

    知伯在12岁二段时被立为后嗣,23岁晋升到六段。享保18年 8月
的某一天,他突然昏倒后就不省人事。当闻讯而来的其他门派代表和
医生赶到时,知伯已经气绝了。是脑出血吗?

    出乱子了!年青的知伯还未决定继承人选。如果没有嗣子时,掌
门人就死去,家门有被取缔的危险。面临同行的危机,棋界同仁表现
出了极好的合作精神。春硕、春哲以及因长三方合计,制定了行动计
划--就当知伯仍活着,并以知伯的名义提出立后嗣的请求;如果得
到批准,然后再发讣告。继承人选除了门下头号棋手佐藤秀伯之外别
无选择。火速写好申请书后,春硕把它交给寺院长官。

    然而,祸不单行。继承人秀伯正回老家奥州去,人不在江户。官
府接到申请后多次催促道:“让秀伯来一趟!”

    春硕等人急得团团转,焦躁地等待着秀伯的归来。那时的惊慌情
景真难以形容。官府感到有些可疑,派人出差“探知原委”。

    申请书于 8月20日交出, 9月 8日秀伯回到江户。这期间,不知
费了多少口舌才蒙混过关。不管怎样,秀伯总算被认可为继承人了,
11月 6日成为七世本因坊。当时秀伯17岁,五段格。
                    七段不能认可

    本因坊家在以井上春硕为首三方的支援下避免了灭亡。棋界呈现
出令人沮丧的衰退现象。加入把死人当做活人的闹剧被揭穿的话,棋
界四家都将受到严厉制裁吧。这些都传为了佳话。然而,像这种同行
之间的友谊与棋盘上的事情完全是两码事。秀伯将同自己的恩人春硕
展开争棋角逐。

    享保年持续二十年后宣告结束。在改朝元文时期的棋界,林家的
因长门入以长老的身份企望得到棋所职位,井上家的春硕因硕七段位
居其次。年青的本因坊知伯和安井春哲仙角当时都只有六段。更进一
步讲,林家与井上家携手共事,而本因坊家则同安井家关系亲密。随
着时代的变迁和利害冲突的加剧,四家分为两派虎视耽耽。

    秀伯希望晋升为七段成了争棋的导火线。本因坊家初代算砂是名
人;二世算悦为七段;三世道悦位居名人格;而四世道策和五世道知
都是名人。五人之中有三人当上名人,本因坊家是棋界最高的门第。
然而,知伯前辈却在六段时匆忙地过世了。

    “连续两代都是六段,这是坊门的耻辱。自己如不尽快升为七段,
将愧对列祖列宗。”

    秀伯这样想并非没有道理。元文 4年(1739年)秀伯首先征得亲
友春哲的承诺,然后通过他向因长和春硕转达了自己的想法。

    “不行,不能认可七段。”

    回答得很简单,影响却很强烈。后来又反复请求,仍然没被接受。

    在这里,我们就“七段的份量”谈一下。

    不仅在这个时期,在整个德川围棋史上,七段似乎都被看作是特
殊的地位。七段被称为“上手”,据认为是人的智慧所能达到的极限。
其上虽有八段准名人和九段名人称号,然而这是特殊中之特殊了。除
了就任名人棋所的人外,八段准名人的名誉色彩浓厚。

    六段以下的对局规则,全部按照他们与七段时的情况而定。这也
是由于把七段视为最高限度的原因吧。假如翻开古代棋手的记录,看
到标有“此人授先”的记号,就是说他被七段授定先,意味着五段水
平;如果标有“二子”记号,等于他被七段让二子,代表三段水平。
另外,除了掌门人和嗣子外,别的棋手如要参加御城棋赛,七段以上
是必须的条件。

    七段是如此的重要,因长和春硕没有简单地同意,决不是只因为
秀伯是自己的对立派。

    “秀伯先生才23岁,还太年轻吧。”他们还会这样想吧。

    不管怎么样,秀伯既然说出口就不能再收回。他请春哲作为自己
的合伙人,一起向官府提出允许争棋的请求。对手应该是地位较高的
因长,而他却以生病作借口拒绝应战,让春硕为代理人前线迎敌。

    “今年的御城棋为第 1局,一年下20盘棋。”

    官府批准了争棋的请求。


    知伯突然去世的时候,春硕为了秀伯曾跑断了腿。然而现在,春
硕准备将秀伯拼命地压制住。这是争胜负人士的好强心理。春硕早晚
都企望棋所职位,当然不会让秀伯与自己达到同等的地位。血气方刚
的秀伯则想突破春硕的防线,趁势再击倒因长,一鼓作气地跃到顶点。
这时春硕32岁,规则为秀伯的先相先。

    经过如下:(加 #者执黑)

    第 1局  元文 4年11月17日        于御城
        # 井上春朔因硕  2 目胜  本因坊秀伯

    第 2局  元文 4年11月18~20日    于山名因幡守宅
        # 本因坊秀伯    10目胜  井上春硕因硕

    第 3局  元文 4年12月 6日    于牧野越中守宅
        # 本因坊秀伯    2目胜   井上春朔因硕

    第 4局  元文 4年12月18日~翌年 1月18日  于牧野宅
        # 井上春硕因硕  13目胜  本因坊秀伯

    第 5局  元文 5年 1月27~28日    于大冈越前守宅
        # 本因坊秀伯    4目胜   井上春硕因硕

    第 6局  元文 5年 3月23日    于山名因幡守宅
        井上春肆辍W怨乓岳吹乃凳楹吐溆铮ㄈ毡厩罩唬嗨莆夜タ谙
声-译注),这些都是地方管理的事情。然而,隶属寺院之后便一点
趣味都没有了。因为寺院的工作保守,与市民没有什么联系。

    春硕执黑开始进行争棋决赛,这可以看作是至今为止对局的延长
线。第 1局后翌日就弈第 2局,这是由于御城棋已事先下完,当天只
需复盘观赏就行了。

    赛至第 5盘,双方执黑都取得了胜利。然而,从第 6局起风云突
变,暴风骤雨来临。赛完八回合,春硕三胜,秀伯四胜一和。这时,
秀伯一病不起,争棋不了了之。

Copyright 1999版权所有, flygo.net 飞扬围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