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飞扬围棋网-->文章故事-->日本围棋故事
                        九  六天王与五名士

    道策任名人棋所的元禄年间,由于社会太平,世人多好棋道,加上道策
治理有方,幕府再大力支持,一时弈风大盛,棋士的地位亦随之提高。这就
是日本棋史上有名的“元禄盛世”。

    当时,各大名门望族争相供养或扶持四大家的有名棋士,以他们的获胜
为荣,故而四大家棋道发达,人材济济。其中又以本因坊家为最。后来道策
竟有了三十余名内弟子,至于寄名弟子更是不可胜数。内弟子中最优秀的要
数道的、道节、策元、八硕、本硕、道玄等六人,人称“六天王”,棋力个
个了得。其中道的,十三岁时棋力就有六段,创了古今中外有棋以来的最高
纪录。

    寄名弟子中,以牧野成贞、中江藤树、祗园南海、北岛雪山、雏屋立圃
等为最佳,人称“五名士”。他们虽不是专门棋士,但棋力也相当不坏,而
且在社会上也很有名气。中江号称近江圣人;祗园是文学家;北岛是名医;
牧野官拜将军侍从,是政坛上炙手可热的人物。

    本因坊下有这么多的弟子,真叫别人看得眼热。殊不知道策固然为之得
意,烦恼的种子也就生在这里。原来当时四大家都有预立继承人的不成文法,
这种继承人叫“迹目”。道策的大弟子桑原道节,棋艺深得老师心传,棋力
亦列“六天王”之首,理应立为迹目,连道节本人也以为当迹目是早晚的事。
道策开始也有此意,但后来觉得道节年龄仅小自己一岁,功名心又太重,脾
气也不好,便迟迟未定。以后小川道的脱颖而出,举一知十,进步之快,连
道策也认为是奇迹。不仅如此,道的人品也极佳,性情温和,与同门相处甚
好。于是道策就有了改立道的为迹目之意。道节并非痴呆,当然心中不悦。
那时他和道的,人称“坊门双璧”,但一山不容二虎,两人时常发生龃龉。
道策看着心内不安,思前想后,终觉道节年岁太大,做不了几年掌门人,为
了坊门之光大,终于下了决心,正式册立道的为迹目。此时道的还只有十六
岁。

    道节闻讯,气破胸膛,颇怪老师偏心,要求与道的以十番棋决雌雄。道
策大惊,忙加阻止。同门相争,后患无穷,心里着实为未来忧虑。

    正巧此时道策的胞弟三世道砂因硕来访,共叙家常。见道策愁眉不展,
便问缘故。一听说是因弟子太多而烦恼,不由喜出望外。原来道砂正因无佳
弟子继承衣钵,此来正想向道策讨个徒弟来“过户”,胃口也不大,能得六
天王中最末一名,也就心满意足。现在“坊门双璧”之间不和,他就趁机要
求把道节算做井上家的弟子,去当井上家的迹目。道策正求之不得,一口应
允。那道节因日后能为一门之长,自然也无异议,于是一举三得,皆大欢喜。

    要说道的也真是个下棋的天才,十六岁就当了本因坊家迹目不说,同年
首次参加御城棋赛,就大出风头,执白棋三目胜安井春知,不久便晋级为七
段上手。此后,道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连老师道策让先都很难赢他。有一
次,师徒试作分先对局,双方都是黑棋一目胜,可见道的名为七段,棋力实
已有当名人的资格了(见棋谱)。正当道策心庆后继有人,准备把广大门楣
之重任全部交给道的之时,万没想到道的聪明太过,遭天之忌,刚到二十一
岁有为之年,就被“天照大神”召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道策失去掌上明珠,
简直痛不欲生,哭得死去活来。但是事情并没有完。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道的死后几年,二十四岁的星合八硕
(七段)和二十三岁的熊谷本硕又先后死去。更糟的是,新立的迹目佐山策
元也在二十五岁时死了。这一连串的兰萎桂折,直把道策哭得眼泪也干了。

    对道的等人的夭折,人人在惋惜之余均感愕然,然而却有一人早已对此
作过预言,此人就是中国的心越和尚。心越原是杭州永福寺的僧人,因躲避
明末战乱,延宝九年流亡日本,后在水户的天得寺为僧。心越性极聪慧,琴
棋书画无不精通,并且深明禅理,洞察万物,是个了不起的高僧。心越刚到
日本不久,有人将道策的棋谱给他看,并诡称是日本第三棋士弈的棋。心越
看罢默思了一会儿,说道:“万物总有定数,棋也亦然。此谱技艺已入臻化,
恐怕此人乃贵邦第一人吧?”这人闻言大惊,对心越佩服之极。后来,道策
门下的“五名士”慕名与心越交游。一日谈起坊门盛况,心越喟然叹道:“
天之精华,同降一门,恐怕其中必有夭亡者。”五名士颇不以为然。后来事
实果然被心越言中,才惊服其卓见高识。

    实际上,也不是心越当真就有预知过去未来的本领。原来道的的身子本
来就弱,又用功过度,加上道策“盼徒成龙”求全责备,全力督促,道的积
劳成疾,竟染上了肺病。当时肺病乃是“绝症”,并无良药可治,唯一办法
是“讳”,绝口不谈病情,希望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其次是“撑”,做一
日和尚撞一日钟,实在撑不住了,一倒下去就此完结。更糟糕的是当时的人
并不懂得预防,道的师兄弟吃住都在一起,每日弈棋也相对而坐,传染自在
意中。难怪数年之后,六大天王死了四个。

    策元死是,道策已五十五岁。六天王中唯一剩下的吉和道玄,偏又生在
富贵人家,其父认为本因坊家风水有问题,死活将道玄领了回去。至此,前
后十二三年工夫,坊门六天王死的死、走的走,落了个风流云散。于是,迹
目问题反成了道策心中的一个死结。

    彼时六天王之外,道策手下还有不少高段弟子,但道策独具慧眼,单单
看中了一个刚刚入门学艺的小孩子。这孩子名叫神谷道知,父母均是道策的
寄名弟子。道知八岁学棋,十岁入本因坊门时,道策见他聪明伶俐,心内很
是喜欢,当即便与他试弈了一盘,更觉此子天生异质,将来绝非池中之物。
故而对道知格外垂青,悉心指教之程度比当初教道的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以
致后来生出道知是道策私生子的说法。

    要说道策也真会看人,道知学棋之快,堪称神速,只二三年便达到三段
棋力。正逢此时,道策忽然生起病来。原来道策因道的等人的死,精神屡受
打击,一直闷闷不乐,神情恍惚,健康大受影响,这一病倒便再也起不来了。
道策自知大限将至,看看道知还只有十二三岁,实难肩负本因坊家重任,心
中烦恼,不禁老泪纵横。为了善后之事,道策搜索枯肠,忽然灵机一动,想
起一世算砂名人托孤的高着,当即派人去请道节。

    彼时井上三世刚死,道节已正式继承第四世因硕了。道节原对师父有感
情,见师门屡遭不幸,心内亦觉惨然,以往芥蒂尽消,闻师召唤,自然应命
前来。道策将道节唤至枕边,对他说:“我自从继承师业以来,已见到了前
所未有的围棋盛况D钍
门之谊,在我死后尽力辅佐道知,将来让他做名人棋所。你目前已是七段,
从现在起,我晋升你为八段准名人。”道节又惊又喜,连忙连声应承。只听
道策又说:“我要你答应一件事,终年一生不许做名人棋所,一定要让道知
来做,你能答应吗?”

    道家一听此言,怔在当地,一时做声不得。原来道节功名心确实极重,
棋力又高,此时已接近与道策分先的水平,自然很想过过名人棋所的瘾。可
是道策这一席话,等于绝了他的念头,是故患得患失,大感为难。可是被师
父单刀直入地逼他表态,根本没有半点回旋余地,又不忍逆师之意,只得勉
强答道:“谨遵师命。”然而,道策仍是放心不下,又把将棋(日本象棋)
名人大桥宗桂、安井家和林家的代表召来,当众叫道节写下“毕生不做名人
棋所”的誓言,命坊门弟子好生保存,才算作罢。

    这一番劳神,使道策病情迅速恶化,几天之后便暝目而逝,时在元禄十
五年(1702),享年五十八岁。

 Copyright 1999版权所有, flygo.net 飞扬围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