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飞扬围棋网-->文章故事-->日本围棋故事
                        十  仙角争棋

    道策死后,井上四世道节因硕倒也不负师父重托,不遗余力地指教本因
坊道知。原来道节为人甚是自负,颇有些自命不凡,但对乃师道策却敬如天
人一般。后来有人奉承道节,说道节足以与道策分先,道节叹道:“诚然老
师让我一先,相当吃力,但如把棋盘扩大四倍,老师足能让我三子。他之技
有如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我们在纵横十九道的小天地中还好,如再加几路,
就望洋兴叹,自愧弗能了。”可见道节对道策是服到了极点,所以尽管被迫
立誓心里有些别扭,但也恪遵师命,不敢有误。

    当年的御城棋比赛,转瞬到来,本因坊家如无人参加就要取消俸米,于
是十三岁的道知也只得硬着头皮参加了。报的段位是“四段格”,碰的对手
是三世林门入(名玄悦),道知执黑棋,居然七目胜,众人无不愕然。起初
还以为是小孩子运气好,到了第二年的御城棋赛,碰的对手更厉害,是当时
号称第二国手的安井四世仙角(六段),不料道知执黑棋又是五目胜。众人
方知此子确实有一手,连将军也高兴地说:“本因坊家有后了!”

    到了第三年,道知在御城棋中更有出色表演,执白棋赢了林门入三目。
又过一年,道知刚满十六岁,道节让他先已感相当吃力了。道节是当时独一
无二的八段准名人,所以道知完全有六段资格。这一年的御城棋,轮到道知
对安井仙角,道知受先,因为他棋艺虽长进不小,身份却仍是四段格。

    日本的规矩,五段以上才算高段,不到五段不能称棋士。道节因深知道
知的棋力,早有心提拔他,便提出申请,想把道知直接升为六段。元老们看
在道知老师道策的面子上,也颇有成全之意。但道策死后,群龙无首,名人
棋所一直空位,任何人升段须经四家全体同意。对此,别人都没说什么,却
遭到安井仙角的强烈反对。仙角振振有辞地说道:“不错,前年我是输给过
他,但只此一局,不足为凭。现在他竟想越级升段,事无先例,乱了历代祖
师的规矩,本家实难苟同!”

    这一番话倒并非是强词夺理,道节也无计可施。正值此时,隐居的道悦,
偶然下山作客,来到坊门,一闻此事,便自告奋勇去劝说安井仙角,希望安
井能看在自己这老头子的面子上个人情。

    哪知仙角是二世安井算知的小徒弟,平日最得算知疼爱,当年道悦争棋
赢了算知,断送了算知的名人棋所,仙角亲眼目睹,如何不恨?只是因为后
来的道策艺冠群雄,只得忍气吞声,不敢放肆。这次道策一死,安井家无不
弹冠相庆,恨不能将本因坊家的人一个个都打入十八层地狱去,才算出得胸
中一口恶气。在此场合,由道悦出面去说和岂不是火上浇油。

    道悦的意思:道知棋力确实有六段,硬压在四段太不合理,如果安井家
不同意升段,势必要以争棋解决,安井家未必就稳操胜券,不如卖个人情,
落个皆大欢喜好。

    不料安井家误会其意,以为本因坊家请出已过时的老头子来说情,大约
是内怯的表示,越发把个道知看得一钱不值。不但不答应,反而冷嘲热讽大
大奚落一番。那道悦碰了个鼻青脸肿回来,大为愤怒,于是争棋之议,便如
弦上之箭,势在必发了。

    安井仙角这般倨傲,一来是两家本有世仇,二来也有恃无恐。原来仙角
号称六段,实已有七段力量,料定赢四段格的毛孩子万无一失。本因坊那一
面,井上道节心中有数,深知道知足有六段身份,因此双方都有恃无恐,谁
也不肯讲半句软话。最后决定十局定胜负,局差为先相先,其中第一局就算
是该年度的御城棋。

    当时大凡到了“争棋”场合,由于事态严重,依着惯例,即使算作御城
棋的对局也不在现场下,而是借将棋名人家举行,并由将棋名人充当公证人。
所以双方同意第一局比赛时间定在御城棋赛的前四天,地点在将棋名人大桥
宗桂家。至于御城棋正式比赛之日,只要复复盘就算了。

    战书既下,双方同门师兄弟间,少不得捧场打气请客吃饭,自吹自擂热
闹一番。那道知毕竟年轻,不知保养身子,临近比赛时竟吃坏了肚子,患了
严重的痢疾,吓得众人面面相觑。直到比赛前两天,才好转一点,但人已憔
悴不堪,瘦得象只猴子。道节愁得长吁短叹,有意申请改期再弈,但道知还
真有个硬朗劲儿,认为此战关系坊门三代荣誉,如申请改期,必遭人讪笑,
故坚持如期比赛。道节亦知改期失面子,也只得听天由命了。

    开赛那天清早,道节率领师弟片冈因竹(即后来的第四世林门入)、小
仓道喜、高桥友硕等一班同门,前去助威。另外还带着一个叫井田知硕的小
童拿着汤药和草纸,伺候道知,以备不时之需。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战场”。

    早晨五点钟,对局开始。说是争棋,果然不同凡响,一上来就真刀真枪
毫不客气。道知不知是拉肚子拉脱了神还是怎么的,棋下得不大对劲儿,颇
有滞重之感,急得道节踱来踱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78手之后,众人
心中有数,黑棋已不大妙了(见棋谱)。只见道知双眉紧锁,小脑袋瓜几乎
碰到盘面上,脸色由白而青。仙角则顾盼左右,一副悠然之态。坊门棋友心
中都觉难过。至谱白 118大飞补左上角后,道节知道黑已输定,恐怕当场讨
没趣,忙托故先走。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不久,同去助阵的人除因竹外,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地回来了。道节与众
人重摆此局,反复研究,都认为道知难逃此劫,不由同声叹息。

    再说大桥家两雄对局,道知仍在苦苦支撑,虽也赶到前景实在暗淡,但
事关坊门荣辱,故决心坚持到底。弈至第 190手时,道知忽觉肚内疼痛,苦
着脸起身如厕,这一去足有半个时辰未见回来。仙角心中大不耐烦,斥小童
知硕前去查看“是否掉进茅厕里”了,一面指着棋盘对观战的因竹、大桥等
人冷笑道:“到了这种地步还要硬撑,真是丢尽了道策的脸!”

    知硕转到后面一看,原来道知正跪在地上仰天祈祷,泪流满面,其状甚
惨。这时明月在天,夜凉如水,忽有孤雁飞过,哀鸣声声中,更有一番说不
尽的悲凉。或许真是道策在天之灵的“关照”,道知回座复弈,果然走出谱
中 191托的妙着来。黑 195立下后,白 196只能自补。如此便给黑棋留下了
一步大官子,形势变得细微了。

    至 220手,局将终了,只剩下后手官子。仙角也开始长考,小心翼翼数
了不下十数遍,确信白棋仍多几目,这才放下心来。不料奇迹又出现了,黑
225 手以下竟走出匪夷所思的妙着,利用白角气紧,角上要双活,白 236只
好补一手,结果预算中 233、235 的后手扳粘,变成了先手三目。如此一来,
黑棋反胜一目。此时已是第二天早上六点钟了。

    因竹大喜,忙遣小童知硕回去报信。那知硕一时心急,路上跌了一跤,
皮破血流也不觉痛,进门就喊:“一目!一目!”道家因心中烦闷,彻夜难
寝,此际正在昏昏欲睡,还以为是道知只输了一目,后来一听说是黑胜一目,
不由心花怒放,忙命人扫阶相迎。众人闻讯后也惊喜非常。

    谁知左等右等,还不见道知回来,大家不禁猜疑起来。既怕道知疲劳过
度昏在路上,更怕仙角恼羞成怒,一时不择手段动起武来,后果便不堪设想
了。正想前去探查,却见道知和因竹一道安全回来。

    原来终局一数,黑棋多了一目,仙角哪里肯信,硬要再摆一遍,大家只
得由他,结果还是黑棋一目胜。仙角因自信太过而大热倒灶,面子实在难堪,
忽然牛气大发,强辩道:“刚才打劫时,有一个提子被我顺手下在棋盘里了,
不能算数!”大家无奈,只好让他再摆一遍,数来数去又是黑棋多一目。仙
角这才哑口无言,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经此耽搁,故而迟了。

    道知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斗,九死一生闯过险关,心中得意非凡,不但不
觉得不累,连痢疾都彻底好了。道节抱着道知,连声说道:“你比我厉害!
你比我厉害!”道悦闻知此事,也感叹不已。

    第二局争棋在翌年四月举行,道知黑棋再胜十五目。因上次的过节,道
节故意留难,非要仙角写“某月某日输给道知十五目”等字样,以防他赖。
仙角无法,只得照办。

    同年六月弈第三局。这回轮党鲆馔狻0此狄云宥郏
仙角即便不比道知好,至少也不比他差。关键全在第一局,仙角必胜之局被
逆转,锐气受挫尚在其次,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输棋赖帐“作棋”作了三遍,
这是前所未闻之事。七段上手做出如此举动,当然为众人所不齿,仙角实也
愧悔欲死,斗志全失。在此情形下,仙角哪能不败?幸亏仙角甚是乖觉,心
知再比下去定然讨不了好去。光棍不吃眼前亏,当即上表请降,承认道知有
六段实力,同时要求十番棋就此罢手。

    道节得理不让人,虽是落水狗,也照样要打,不但摇头不允,而且还恐
吓道:“道知棋力又有长进,已经可以和我分先了!这十番棋着下去十比零
没问题,好戏在后头,等着瞧吧!”仙角听了下得魂飞天外,越发不敢再着
第四局。后来多亏林家做好做歹地疏通,道悦老和尚也慈悲为怀,认为冤家
宜解不宜结,于是本因坊家和安井家的第二次争棋,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
了。

 Copyright 1999版权所有, flygo.net 飞扬围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