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 棋谱速递 围棋软件 经典棋谱 网络围棋 围棋教室 围棋链接 棋人棋事 历史故事 围棋文章
当前位置飞扬围棋网-->棋人棋事-->六一居士欧阳修与围棋

六一居士欧阳修与围棋

姜连根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自号醉翁、六一居士。

在唐宋八大家中,欧阳修是一位承前启后的文坛盟主。他幼时家境贫
寒,受母亲教诲,“以荻画地学书”。由于他聪明颖悟,且学习刻苦勤奋,
年方弱冠,已名声远,23岁登进士第。

古代实行科举制,朝廷通过考试选拨人才,授予相应官职。有许多读书
人则把经书作为敲门砖,未成名时,悬梁刺股,夜以继日,手不离卷,一旦
谋求到一官半职,读书二字即置之脑后。欧阳修与他们恰恰相反,他踏上仕
途后仍孜孜不倦寻求学问,并将博学之士尹洙、梅尧臣辈尊为良师益友,经
常与他们互相切磋、唱和、探讨诗文创作理论。他提倡平实朴素的诗文,反
对“形式华丽、内容空虚”的颓靡文风,并积极从事诗词文赋等创作实践,
成绩斐然,以至有“文章名冠天下”之誉。

欧阳修一生勤奋好学,在六十岁之后还是把读书、琴棋、饮酒看作是日
常生活之必需。为此,他还自号六一居士。

关于六一居士名号的由来,欧阳修在63岁那年写的《六一居士传》中讲
得很明白,“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
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
乎?”

以六一居士自号,使人可以想象有几十年棋龄的业余棋迷欧阳修在晚年
还是手谈不辍。

至今可见的关于欧阳修最早下棋的文字记录,大概是他自己写的《于役
志》。景佑三年(1036)革新派人士范仲淹以直言获罪,贬饶州。为人正直的
欧阳修是年29岁,他据理论救,结果也遭降职调任的处分。当年,他被调到
远离京城几千里的峡州夷陵当县令。

欧阳修离京时正值夏天,由水路南下,沿汴绝淮,入大江,溯流而西
行,沿途多受风浪之险,颠沛一百余日方抵任所。期间,他按行程起止,记
下《于役志》一篇。内中有“壬寅出东水门。泊舟不得,岸水激舟,横于
河,几败,家人惊走。登岸而避,遂泊亭子下,损之来,弈棋饮酒,暮乃
归”,其后半月余,“遂至楚州,泊舟西仓,始见安道于舟中,......与安
道弈”等多次涉及棋人弈事。

当夷陵县令,虽政务不繁,而他并不因此掉以轻心。他在上任不久查阅
了当地以往的旧案卷宗,发现其中“枉直乖错,不可胜数”,便自戒“小邑
且如此,天下固可知,自尔遇事不敢忽也”。

夷陵地处荆南沿江,地僻人稀,公务之余,欧阳修唯有琴棋自娱而已。
有时故友及慕名的学子来官舍造访,能弈者,欧阳修便会邀请手谈数局。为
了有一个良好的下棋环境,欧阳修在官舍还因地制宜,择址修葺一间棋轩,
四周树木葱笼,十分幽静。棋轩落成,他便向友人倾诉自己临枰时的心情:
“竹树日已滋,轩窗渐幽兴。人闲与世远,鸟语知境静。春光霭已布,山色
寒尚映。独收万虑心,于此一枰竞。”

棋轩北窗前,欧阳修还亲手种植楠木两株。身居轩中,推窗北望,不见
京师宫阙,映入眼帘的是不争春色,不畏风霜的楠木卓然而立,宛如刚直不
阿而受冷遇的贬臣。对此,欧阳修不无感慨。他乘兴挥毫,献诗棋友:“为
怜碧砌宜佳树,自属苍苔选绿丛。不向芳菲乘开落,直须霜雪见表葱。披条
泫转清晨露,响叶萧骚半夜风。时扫浓阴北窗下,一枰闲且伴衰翁。”诗中
“不向芳菲乘开落,直须霜雪见表葱”是诗人以楠木清高的品格自勉,而
“时扫浓阴北窗下,一枰闲且伴衰翁”则是兼向棋友发出的委婉邀请。

在夷陵任职二年,继后又调任过乾德县令、滑州通判等职,直至37岁那
年,被召还京师。仁宗赏识他的才华,破格录用他为“知制诰”,仍供谏
职。事隔二年,朝堂上再次风波陡起,杜衍、韩琦、范仲淹、富弼等贤臣相
继遭排挤,欧阳修愤然上书辨析。朝中小人对其忌恨已久,于是对他乘机攻
击。正巧此时他的一个亲戚张氏犯法,群小更是借题发挥。尽管经勘查,张
氏一案与他无涉,但最后还是被调任滁州太守。

十余年间,屡次风尘仆仆千里赴任,途中虽有暑热雨雪风霜之苦,然而
沿途却多有故旧迎送,时而还有棋友邀留。短暂的聚会也使欧阳修得到几分
快慰,尤其是棋友纹枰对坐,愉悦的心情更是难以忘怀。他所写的诗作《西
征道中送陈舅秀才北归》、《刘秀才fang宅对弈》、《舟中寄刘秀才》、
《南征道中寄相送者》等篇什,都是此等心情的自然流露。

到了滁州,欧阳太守身边吸引了不少围棋爱好者。他们多次随身还携带
着棋具,棋兴一起,便在山亭中捉对厮杀,有时得胜者竞兴奋得不拘小节,
高声喧哗。这些情节,在欧阳修的散文《醉翁亭记》中只是一笔带过。《醉
翁亭记》文笔优美,流传极广。然后,也有人为此产生了误解,认为欧阳修
贬官到滁州,忘情山水,在醉翁亭上宴饮、弈棋,真的是图一个逍遥自在。
其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醉翁亭记》传诵开以后,精通音律的太常博士沈遵特意到琅琊寻访胜
地,他“闻而往游焉,爱其山水,归而以琴写之,作醉翁吟一调”。后来欧
阳修闻之,二次赠诗,向沈博士倾吐心声,其中《赠沈博士歌》写得十分动
情,“我昔被谪居滁山,名虽为翁实少年”,“国恩未报惭禄厚,世事多虞
嗟力薄。颜摧鬓改真一翁,心以忧醉安知乐?”显然,翁醉并不曾醉,他的
头脑是清醒的,而心情是忧伤的。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个人遭遇不幸,
犹怀忠报国之心,与范仲淹“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可谓是志同道合。正
是由于欧阳修有这样的社会责任感,所以后来再次受到朝廷启用,并在培养
人才、主修前朝历史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几十年来,尽管欧阳修对于围棋是一种业余的爱好,但他的实践告诉后
人,通过下棋不仅可以愉悦心情,而且还能提高自己的观察分析能力。欧阳
修是一位著述颇丰的文学家、史学家,主修了《新唐书》、《新五代史》。
他在总结历史经验时,曾蚴ひ印Jふ咚茫苷咧逡......”这段精妙论述,深为后世史家称
道。

还值得一提的是欧阳修的《归田录》。它记载了宋初大量的趣闻轶事。
其中写到棋人杨亿、李憨子等人。据称,宋初文豪杨亿富有才华,落笔滔
滔,洋洋千言能一挥而就。但他在动笔前,“则与门人宾客饮博、投壶、弈
棋,语笑喧哗,而不妨构思”。李憨子者,是棋待诏贾元过世之后崭露头角
的顶尖高手,尽管他棋艺精湛,独步一时,有“举世无敌手”之称,然而因
不修边幅,“关貌昏浊,垢秽不可近”,士大夫视之为不登大雅之堂的里巷
庸人。

李憨子名重恩,《归田录》中称其为“憨子”虽未道及是何原因,但后
人以棋待诏贾元的际遇与他作一比较,也有人作出这样的推断:“憨子”不
善逢迎,与尊者对局不会在棋局上虚与周旋也许不是“不足置之尊俎前”的
主要原因。

《新民围棋》1998年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