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思驰云端的藤泽老师          郝克强

 

日本围棋的名誉棋圣藤泽秀行先生,是中国棋士的挚友和严师,一向为中国的围棋界和广大爱好看敬重。他在今年74岁高龄之际,又向我们传来一则令人感奋的讯息。


藤泽先生将为告别棋坛举行三场隆重的特别对局。第一场定在东京四月的樱花时节,对手是中国青年棋士的佼佼者常昊。藤泽先生曾经很看重中国的两代棋士聂卫平与马晓春,如今,他又把常昊看成中国新一代棋士的代表而寄以厚望。


藤泽先生的其他两场特别对局,对于分别是他的韩国得意门生曹薰铉和他的日本高徒高尾绅路。藤泽先生特意安排这三局棋,郑重地向他奋斗了半个多世纪的棋坛告别,表明了他素有的超越国界的围棋观和对中、韩棋士的友情。老人的用意很明显,他希望中国、韩国和日本的围棋共同兴旺发展。


80年代中期中日围棋擂台赛开始之际,我得以与藤泽先生相识。他当时已届花甲之年,对中日两国这场围棋诀战十分支持和重视,亲自担任第一届擂台赛的日方总监和压阵主将。在其后多年的接触中,耳孺目染,使我感受最深的是这位围棋大师那种非凡的倾全部身心于提高棋艺的敬业风范和热望中国棋士迅速进步的情谊。


从70年代到80年代初,藤泽秀行先生是日本职业围棋战绩最辉煌的九段棋士。他曾获
日本战后第一届名人战、天元战、日本棋院第一位战的冠军。值得称道的是他在1977年51岁时获日本棋坛大赛规格和奖金最高的棋圣战首届冠军,以后连续六次蝉联这一顶尖桂冠,获终身名誉棋圣称号。


1982年,藤泽先生在日本第7届棋圣战与赵治勋九段的7盘决战中以3比0领先,后来
胃出血,仍坚持赛完,由于体力不支,连失4局而未能卫冕。此后,胃部常大出血,经诊断为胃癌,动了大子术。令人可敬的是,他在养病休养的时日,仍孜孜不倦地钻研棋艺,培养年轻棋手。


这位颇具远见卓识的日本围棋巨匠,特别关注中国围棋事业,热心中日围棋交流。藤泽先生从1981年开始自费率“秀行军团”(即他寄望的几位年轻而优秀的日本青少年棋士)来华访问。他向日本棋界发出了“中国军团可畏,马蹄声已迫近门前”的警告。使中国棋士们感念的是,藤泽先生对中日年轻棋士的严格要求一视同仁,毫无保图。有人劝他:“自己研究的成果,还是留给自己实战用吧。”藤泽先生不以为然他说:“我不认为棋艺是如此狭窄的东西。”他认为“只有在中国棋士十分强大的前提下,日本围棋的强盛才有意义。”他说:“我一边教中国人,一边向他们学习。在教人的同时,自己也得到训练和学习的机会。”


藤泽先生追求并渴望实现的是棋逢对手,互相促进棋艺向更高水平发展的局面。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开始时,中日的舆论都认为双方的实力有明显差距。藤泽秀行先生热情地鼓励中国棋士说:“只有中国棋士取得好成绩,擂台赛才能坚持办下去。”事实果如他所期望的,由于中方连胜三届,擂台赛持续办了12年。第2届擂台赛时,他甚至为中国棋手江铸久出主意,指点如何对付日方的小林觉。江获胜后,他又鼓励江战胜日方下一个对手。


藤泽先生帮助中国棋士的情意真诚动人。1984年秋,第6届新体育杯围棋赛在桂林举
行,我们邀请藤泽先生前来参观指导。他刚一到达,便马不停蹄地与我国棋士切磋棋艺。马晓春当时锋芒初露,藤泽先生赞赏他的才华,勉励他勤奋。他与小马见面时,我亲眼目睹他毫不客气他说:“你最近的进步不大啊,要用功啊!”


桂林山水甲天下。我们请藤泽先生乘船畅游漓江。但这位一心扑在棋上的围棋长者的乐趣依然寄于棋枰之上。他抓紧宝贵的时间,与中国年轻的棋士们围坐一起,中间摆上棋盘棋子。他为大家详细地评讲最近一些大赛的棋谱,一讲就是几个小时。为藤泽先生这样不辞辛劳、诲人不倦的情意感动,当他离开桂林时,参赛的全体中国棋士自动地聚集一起为他送行。


藤泽先生还向我们索要了新体育杯赛的棋谱,等到下一年春天他率领日方新秀今村俊也到上海参加第二届中日擂台赛时,他在机场上一见面即交给我一叠材料,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他对新体育杯赛棋谱的详细评点,就像是老师批改学生的作业一样。聂卫平九段多次与藤泽先生对局,他总是说:“不论胜负,藤泽先生都是我的老师。”实际上,当代的中国棋士大都领受过藤泽先生春风雨露般的教益。


令人钦敬的是,藤泽秀行先生在大病侵袭身体衰弱的暮年,依然壮心不已,坚持参与大赛,攀登棋艺颠峰,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就。1987年,藤泽先生的胃癌扩散至淋巴结,又动了手术,进行放射性治疗,1988年,64岁的藤泽先生不顾身体病弱,毅然应邀前来北京参加第一届应氏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他以卓越而富新意的开局和坚韧不拔的斗志先后战胜了日本的加藤正夫九段和我国的马晓春九段,进入半决赛。年底在汉城他与聂卫平争夺决赛权,两局比赛都仅仅以一点之微惜败。中国棋迷为聂的获胜高兴,同时对藤泽老人也不无深深地感到敬意。


1992年颤泽先生以66岁之年夺得日本大赛之一的王座战冠军,翌年再次卫冕。这应当是罕见的壮举,创造了日本历史上最高年龄的大赛夺魁纪录。1998年,藤泽先生73岁了,坚持不远千里,风尘仆仆地第11次率团来华访问,为中日围棋交流不遗余力。


藤泽秀行先生是年高资深的围棋专家,他对中日两国更广层面的围棋交往,对广大的业余围棋爱好者,同样倾注了热心,1985年,他在日本的政界财界积极奔走,筹划举办中日两国政界官员的围棋交流。此事由于中日有关方面的合作和藤泽先生的牵线努力终于办成。1986年3月,第一个日本政界人士围棋代表团来华访问,为中日围棋友好交往增添了别具意义的新页。藤泽先生没有架子,平易近人,我曾目睹桂林、深圳的爱好看要求与他下指导棋,他一概欣然应允。


藤泽先生作为围棋的一代巨人,毕生献身棋艺,奋斗不息。他创下棋艺生命之树常青的奇迹,被称为“秀行现象”,是当今中日两国乃至世界棋手景仰的楷模。


“秀行现象”是只有在日本才能出现的现象吗,它当能引起人们的思考,对我国棋坛给予有益的启示。


现在,活跃于我国职业围棋大赛场的大多是青年棋士,还有一些少年棋士。不仅六、六十岁的没有,四、五十岁的也很少。年轻化是潮流,新人辈出,后生可畏,自是可喜现象。然而,老棋士很难打进大赛,看不见老当益壮者,似乎也显得有点欠缺,使人难免有树木青翠而根底不厚之感。


我国何以至今没有“秀行现象”,这个问题在棋界已有不少议论,看来有诸多主客观因素,值得大家认真探讨。一般体育竞技项目V橇Γ杭颊叩募家丈梢愿ぁD暧饣椎奶僭罄先俗莺岢鄢矣谄逄炒笕卣督Φ恫焕希嵌运欣掀迨康墓奈琛


从客观上讲,体制上的大锅饭,缺乏竞争,不利于棋艺的持续提高,缺乏激励中老年棋手敬业上进的动力。需要从赛制等方面进行改革,鼓励中老年棋手参加比赛。但另一方面,从根本上来说,还需要大力发扬矢志求道,耐得寂寞清苦、专心致志的敬业精神。职业棋士从事的是受社会尊重的文化行业,技艺生命辉煌而久长,当是终生追求的目标。


藤泽秀行先生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很喜欢书法。他年轻时常常书写勉励人们刻苦用功的中国古训“头悬梁,锥刺股”。1985年,他在已满花甲之年专门书写了一个条幅“膝锥之志”自勉。藤泽先生也喜欢中国的旧体诗词,他曾在中国的古都西安的街头漫步,吟诵着如下诗句:“日暮途远,思驰云端,夕阳下雁山。”这几行富有激情,饱合苍劲之力的优美诗句,不正是藤泽秀行先生日暮晚年的生动写照吗?

《围棋天地》1999.6  OCR BY XUYANG